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 帮助
  • 4385阅读
  • 2回复

《我家与老牌坊的故事》

级别: 管理员

部分内容发表在2013年5月30日《今晚报》的《天津卫》栏目
我家与老牌坊的故事

戴晓泉

      牌坊亦称牌楼,牌坊大都作为古建筑群的附属建筑。它通常坐落在古建筑群的导入部分,尤其是在一些寺庙、祠堂、园林、陵墓中广为应用,也作为街巷分界的标志。
天津历史上曾存在大量的牌坊,如始建于明清的城隍庙、海光寺、水西庄等建筑都在入口处建有巍峨的牌坊,在近代如城厢内东西南北四条大街、南市平安大街等一些街道的入口也都曾留下过牌坊的身影。
随着城市建设的不断发展,如今市区内始建于建国前的仅有文庙、天后宫、李纯祠堂等三处九座牌坊。我和家人与这九座牌坊都有着不解之缘。
       我的舅舅如今已七十二岁,是个有四十余年教龄的老教师。在五十年代曾就读于文庙内的三十一中,即建国前的崇化中学。据他回忆,当年院内有五座四柱三楼冲天牌坊。由于天津文庙是府县两庙紧邻,故两庙各有一座面南背北名为棂星门的牌坊。隔着泮池两庙之间有一座牌坊,与县庙西侧的牌坊同名为义路,府庙东侧亦有一座名为礼门,这三座均是一面朝东一面朝西的牌坊。在两座义路牌坊之间曾有一个篮球场,文革之中这里建起一座三四层的教学楼,作为东门里二中的教室,在礼门与义路之间则作为同学们的足球场,他们曾将泮池上的桥口当做球门,中间义路牌坊的垂带旁石阶则是休息的地方。
      还讲述了这样一个小故事,我的舅舅在上学时,一个冬天的早晨,因家中有事,来晚了,被老师呵斥一顿后轰出了门外,自感委屈,便坐在了不远处的棂星门牌坊下,呜呜的哭了起来,这之后他励志当老师,但绝不会把学生拒之门外。过了几年大学毕业后,他果真当上了中学教师,在四十余年的教学生涯中,无论何种情况他从没将学生挡在教室门外。
到了八十年代,这里开辟为少儿图书馆,我经常来这里借书,牌坊下石阶旁的垂带则是被他和同学们当成了滑梯玩耍。
文庙外东门内大街上的两座牌坊,是这座始建于明代正统元年文庙的附属建筑,百姓习惯称其为“二道牌坊”,这是遥相呼应的两座二柱三楼式牌坊,这种形式在全国也是罕见的。东边牌坊上书“德配天地”,西边牌坊上写“道冠古今”,古时无论文武官员到这“二道牌坊”前均要下轿下马,以示敬畏。
       在两座牌坊旁均各有一条胡同,分别称文学东箭道、文学西箭道。天津的文庙没有正门,而门就开在文学东箭道上府庙的礼门牌坊处,文学西箭道上县庙的义路牌坊也设门,但常年紧闭。
       我曾听母亲讲,文学西箭道口上有一座建于民国年间的国际打字学校,本为平房,后因扩充教室改为二层小楼,而屋顶碰到了西侧牌坊的顶子上,一时成为人们的谈资。在1965年时她还曾在这里学习过英语。后来这座学校被撤销,成了民宅。我的一位同学就曾住这里,串门时打开窗户,几乎能摸到牌坊的顶子。
       穿过二道牌坊,过了东马路,沿着水阁大街不远便到了古文化街,当年称宫南大街。距入口以北200米,是始建于元代的天后宫,百姓们习惯称“娘娘宫”,供奉着妈祖女神和王三奶奶等神像。进入山门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上书“海门慈筏”的二柱一楼式牌坊,背面匾额书“百谷朝宗”,原为明清遗物,“文革”中被拆除,现为八十年代原址复建。
       我的父亲今年已七十四岁,记得五十年代每逢过年便和母亲一起穿过东马路的袜子胡同,进入宫北大街,随着拥挤的人群采办年货,每次都要到“娘娘宫”中逛一逛商铺,看一看娘娘,那牌坊则是必经之地,只是那时的牌坊已显得破旧。在“娘娘宫”里有很多住家,但也有卖金鱼的,卖翁葫芦的,卖小孩玩的刀、枪、剑。从此出来后,向南走,顺着宫南大街就到了水阁,那里也是热闹非凡。在八十年代,宫南、宫北、娘娘宫重新修缮后,商铺多了,每逢休假戴晓泉总是和父亲一起去逛那“海门慈筏”牌坊外的古文化街。
在天后宫西南方向五公里的白堤路上,有一座古建筑群,那便是李纯祠堂。李纯,字秀山,民国时曾任江苏督军等职,亦为南开大学的创始人之一。走进院落的大门,在一块空地的中央竖立着一座四柱三楼的石牌坊,这就是我们今天要介绍的最后一座牌坊。
       李纯祠堂落成于1924年,除前院石牌坊、华表、石碑、石人石马外,其余建筑材料均移自北京的一座王府。建国后五十年代起被政府辟为是南开区文化宫,也称天津市第三工人文化宫,很多活动均在这里进行。八、九十年代一度成为家具展销场所,在最近一次的整修前,第二进和第三进院落,曾为古旧书市场,至今仍为很多市民所称道。第一进院落曾经是养老院,长期封闭管理,使整座院落没有贯通。因旧书市场的存在我曾有一段时间经常去李纯祠堂,曾在那里淘到过不少好书。逛完书市,再走不远便能来到石牌坊所在的前院,那静谧的环境,略有野趣的古朴氛围让他至今难忘,找块弃在路旁的石条捧书细读,经常忘记回家的时间。
天津市区现存的这九座老牌坊,均是牌坊中的精品,历史悠久,各有特色,各具功能,人文气息浓厚。很多天津百姓都与之有着或多或少的故事。随着国家对历史建筑的重视如今文庙、天后宫早已是天津市文物保护单位,而李纯祠堂则于今年被确定为第七批全国文物保单位。这些古朴的牌坊必将让更多的人感叹它们的精美,也一定会再留下更多的故事。
http://www.tianjinoldcity.com/bbs
级别: 论坛版主
只看该作者 沙发  发表于: 2013-12-09
棂星门和泮池 在文庙中都有特殊的含义
级别: 白丁
只看该作者 板凳  发表于: 2014-09-11
二道牌坊,小时候看真是破旧,还有小时候常去的衙门花园
描述
快速回复

您目前还是游客,请 登录注册
如果您在写长篇帖子又不马上发表,建议存为草稿